万龙神尊小说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至强剑士 > 第540章 番外篇 穆阳枭(二)
     跑吧,快点跑吧!
    
     那声音又出现在我的耳边,催促我推开拥挤的人群,跑到远处去。
    
     “跳下来了,真的跳下来了!”
    
     “哎,警察打人啦!大家快跑了!”
    
     “快跑啊,哈哈!”
    
     ……
    
     怪异气氛持续着,腐臭味道持续发酵,人们的灵魂与良知在此时燃烧到顶峰,留下一堆灰烬。
    
     人呐,都是畜生!
    
     陌生的道路,我回到高架上,视线却无法回到那座大厦,画面破碎了,一切都消失了,在我人潮中醒来,睁开眼。
    
     “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崩坏了呢?”
    
     总是拿没有意义的问题来询问自己,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收回在那些与平常无异的路人身上的视线,我两只手插进兜里,低着头进入闸机口。
    
     我要去“加工厂”!
    
     熟悉的地铁,熟悉的拥挤,熟悉的喧闹。
    
     “小朋友,是不是该让座啦!”
    
     “为什么要我让座?”
    
     “我是老年人,尊老不懂吗?”
    
     “我还是孩子呢,爱幼不知道吗?”
    
     啪!
    
     这是耳光的声音,在我的印象中,每次我乘地铁的时候,都会在耳边听到这声音。
    
     不知何时,地铁中拥挤的人群已经消失了,安静地只剩下三个人,流着泪倒在地上的孩子,他正一只手捂着脸,倔强的牙齿紧咬着嘴唇,眼中只有不满与疑惑。
    
     我能听到他的心声。
    
     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是这个样子?
    
     为什么我要活在这种地方?
    
     趾高气扬地坐在位子上的老人,翘着二郎腿,倾斜着的双眼不时以讥讽的视线扫一眼倒在地上的孩子,得意与骄傲写在脸上。
    
     我能听到他的心声。
    
     我可是老年人,这年头,谁敢惹我!
    
     当寂静如同冰雪被消融,车里重新变得喧闹,如同补充到低洼地的河水,让一切保持平衡。
    
     有人的地方,都是喧闹的!
    
     “那老头过分了吧,怎么还打人!”
    
     “你也知道他是老头,你敢碰他么,小心被讹个倾家荡产!”
    
     “那小孩也是怪可怜的!”
    
     “哎,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
    
     不知什么时候,我突然发现,原来地铁上坐着座位的都是老头,那一张张趾高气扬的脸显示出一种骄傲,或是对自己的“社会地位”,或是对自己的“存在价值”。
    
     原来,当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是件这么令人自豪的事啊!
    
     当地铁到站后,乘客如同潮水般从打开的门里涌出来,而我每次都被人潮推搡着在并非目的地的地方下车。
    
     “这里是哪?”
    
     没人回答我,甚至是没人对我投以半点关注,我只是个奇怪的人,站在闸机口徘徊着的可疑分子!
    
     跑吧!快点跑吧!就在你的前面!
    
     “你是谁?”
    
     我已经无数次对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发出提问,他(她)从来都没有回答过我,只是在催促我做着那些让我无法理解的事情。
    
     跑,快跑,向前跑,你想知道的,就在前面!
    
     “是吗?”
    
     我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但那种胸膛即将炸裂开的痛苦让我呼吸急促,只能迈开腿跑起来,越跑越快。
    
     影子和时光在身边溜走,当我脚步停下后,我来到更加陌生的地方,这里不是我蜗居的出租屋,甚至不是华城,我好像不认识、没见过。
    
     这是,一条笔直向前的铁轨。
    
     下一刻,刺耳的轰鸣声中,一列火车从背后开来,汽笛声呜呜直响,绿皮车厢摇晃着,金属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黑色的烟从火车头升上天空。
    
     “这到底是什么年代?”
    
     我不知道,只是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记忆中产生刺痛,像是钢针刺入大脑,某种东西即将苏醒带来的惶恐让我身体颤抖着,我知道,我不愿看见、不愿想起。
    
     火车从我身边擦过去,流动的空气产生恐怖的吸力牵引着我的身体朝它撞上去,我只是下意识动了动腿,身体就像是长在地上,气流再也无法移动我分毫,只是那不知何时披肩的长发朝着那边卷曲、飘动。
    
     “这是我吗?”
    
     看着自己的双手,我看到一面镜子,镜子里是个女人的样子,模糊的轮廓,看不清五官,只有那对柔和的细眉诉说着不能让人知晓的痛苦。
    
     “你是谁?”
    
     前面!你想看到的就在前面!
    
     镜子里的女人对我说话,话音清晰,气息可闻,但响动却是在身后,这让我忍不住猛地回首,即便是这个已经重复无数遍的动作给我带来无数次失望,我还是无法逃避这种渴望,在我下一次转身时,也许能够看见!
    
     结果,还是没有找到,只是在视野中遥远位置的铁轨上,我看到一个人躺在那里,一个孩子。
    
     伴随着火车靠近,躺在铁轨上的孩子颤抖着,恐惧的双眼虽然紧闭还是不住抖动睫毛,满是淤青的双手抱住自己,他已经决定这样为一切画上句号。
    
     我能听到他的心声!
    
     爸爸,为什么活着这么痛苦呢?
    
     爸爸,为什么妈妈会离开呢?
    
     爸爸,我去把妈妈带回来,你会不会高兴一点呢?
    
     爸爸,你为什么非要打我呢!
    
     爸爸!
    
     爸爸!
    
     爸爸……
    
     我恨你!
    
     如同敬告苍生的晨钟敲响,在孩子的身体在车轮下碎裂的瞬间,在那可怖的一片猩红之中,我感觉记忆中什么东西破碎了,贯穿灵魂的痛感让我忍不住捂着头,哀嚎出声。
    
     “啊啊啊”
    
     声音逐渐嘶哑,没有力气的我不知何时闭上双眼,渐渐,耳边出现议论声,催促我睁眼。
    
     原来,我还是在地铁上,周围的乘客一脸惊恐表情地往边上退开,他们躲着我,恐惧的样子如同面对洪水猛兽,唯恐避之不及。
    
     视线在这些人身上扫过,每个被我注视的人都低下头,他们像是不敢面对我,又像是嫌恶到连和我对视都做不到。
    
     我想说什么,脑海中记忆复苏的痛苦感让我张开的嘴里发不出声音。
    
     “我说,我们到底有什么不同?”
    
     我并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但人群中还是走出来一个人,一个女人,她的脸是模糊的,完全看不清楚。
    
     她说:“可能,根本就没有不同吧!”
    
     那声音回响!
    
     “可能,根本就,没有不同吧!”
    
     “可能,根本,就,没有,不同,吧!”




亲!投推荐票呗,推荐越多更新越快,据说给万龙神尊小说推荐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