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龙神尊小说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梦幻法师 > 第四十章 那个,从明天开始进入不定期更新模式……
     在看到刘思倩的时候,沁月便忍不住挺胸抬头,斗志昂扬的不可思议。
    
     在知道了刘思倩对楚扉月抱有某种不应该存在的非分之想后,沁月对她的态度就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虽然尊敬还是有的,但在刘思倩和楚扉月同时在场的时候,她却会情不自禁的宣扬自己的存在感,让楚扉月不会过多的将目光投放在刘思倩的身上……这应该也是斗小三的一种方式吧?虽然这个小三连那八字的一撇都还没有。
    
     相反,如果沁月没有表现出那么强的存在感,就凭她那阿卡林体质,刘思倩根本就注意不到他们。楚扉月就曾经利用沁月的这种体质躲避过刘思倩,他们在电梯上擦肩而过但刘思倩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存在。
    
     不过这一次楚扉月本来就打算找刘思倩问一些事情,就算她不出现在这里,楚扉月也会在之后联系她。至于现在刘思倩之所以会来堵门,大概是因为沁月跟着楚扉月一起进病房的时候将自己切换成了具有实相的虚体,从而失去了阿卡林光环的缘故。如果国安有派人留意毕云婷这里的情况,他们就一定会将楚扉月这个重点关注对象的行踪汇报给刘思倩。
    
     刘思倩朝旁边的病房努了努嘴,先扭开门走了进去。楚扉月向沁月耸了耸肩,两个人也跟了进去。
    
     毕云婷隔壁的病房是空的,把门一关,确实是一个谈事情的好地方。等到楚扉月把门带好之后,抱着胸靠在空病床的床沿边上的刘思倩便问道:“楚扉月,你这一连二十多天,又跑哪玩失踪去了?”
    
     “诶,沁月没告诉你么,我一直在游戏世界那边啊。”楚扉月转过头来看向沁月,而沁月则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表示这个锅它不背。
    
     “拜托,你该不会真的一口气在那边呆了二十天吧。你是怎么呆那么久的,营养液的有效时间只有十天吧?”刘思倩微张着嘴巴,满脸不可思议。
    
     刘思倩竟然不知道他们家登录游戏的方式比较特殊?开玩笑的吧,他们又没往家运过游戏仓和游戏头盔,怎么想都知道他们有其他的登录方式……
    
     啧,仔细想想还真不一定。如果是柳星姐姐动了什么手脚的话,想要瞒过国安的那群水货简直是太容易了。尤其是在楚扉月没有表现出力量的那段时间里,国安根本就没有将他们纳入到监控范围,那时候发生过什么,国安真的是一无所知。
    
     想明白了这一点后,楚扉月立马来了一个死不认账,扭着头吹起了轻佻的口哨,气的刘思倩把眼睛都瞪圆了,但就是拿他无可奈何。
    
     还是沁月心善,看到楚扉月这不着调的一幕,就照着他的小腿肚子来了一脚,“正经一点啦,哥哥!”
    
     幸好雾晶玄璧的保护是全方位的,这要搁到以前,楚扉月现在大概已经抱着自己的小腿肚子在地上打滚了。
    
     不过为了不给自己找不自在,楚扉月还是连忙把脸扳正,变得正经起来。
    
     “咳咳,好吧。总而言之呢,我确实是在那边呆的久了一点。看样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现实世界这边好像出了不少事啊。”
    
     “还说呢,简直烦死我了。不过话说回来,当着你妹妹的面说这些,真的没问题么?”
    
     “呃……”楚扉月停顿了一下,忍不住就朝着沁月望去。
    
     这好像确实是个问题,楚扉月一直以来都不希望沁月接触和这方面有关的事情。在他看来,接触这个世界的黑暗面的只有他自己就足够了,那些肮脏的东西,不应该出现在沁月的世界里。
    
     就算是现在,楚扉月也没有改变这个想法。如果接下来刘思倩要说的东西是保密性的,那沁月也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沁月对情绪的敏感度远超楚扉月的想想,几乎是楚扉月刚一产生这个想法,沁月就明白了他在顾虑着什么。
    
     虽然不知道哥哥到底需要和刘思倩谈什么事,还得需要自己回避。但楚扉月此时的心情只是担忧和困扰,并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想法,所以沁月也不担心如果自己离开,楚扉月会和刘思倩做些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在医院里随便逛逛好了。哥哥,你走的时候,给我来个‘电话’就好。”沁月举起手来,贴在耳朵边上,比划了一个“六”的手势,对楚扉月说道。
    
     楚扉月点了点头,反正沁月有阿卡林光环,陌生人根本就看不见她,所以楚扉月丝毫不担心自家妹妹在医院里闲逛会出什么事。
    
     况且啊,以沁月的战斗力,现实中真的有能威胁到她安全的人么?楚扉月至今都还对沁月当初误射自己的那一发压缩版的震颤音符记忆犹新。连楚扉月的元素钻星盾都能击破的蛮力,现实世界中绝对没有人能接得下,就算是那个据说可以将力量反弹的诸神无念也不可能……
    
     沁月善解人意的离开了,将空间留给了楚扉月和刘思倩这两个内心同样阴暗的家伙。
    
     楚扉月的正牌女友离开后,刘思倩很明显的放松了下来。当着沁月的面,她有好多话都没办法说,憋在嘴边别提多难受了。
    
     “好了,沁月也走了,咱也能好好聊聊了。我有事想问你,你呢?”楚扉月懒洋洋的说道。
    
     “我想问你的事绝对比你想问我的重要,重要得多。”
    
     “那就我先问好了……”
    
     “切,反正你就从来不知道让着我。”
    
     刘思倩撇了撇嘴,向后欠了欠屁股,坐在了病床上,晃荡着自己的小腿,说道:“你是要问我毕云婷的事么?其实我不是太理解,你和她的关系应该不是太要好吧,甚至你们连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你要为她出头。”
    
     “大概是因为戳到了g·点上吧,你知道的,我对飙车犯罪这种事,相当相当的反感。”
    
     “果然还是放不下么……”刘思倩低下头,语气有些低落。
    
     楚扉月既然无法释怀那场车祸,那自然也就没办法释怀因为那场车祸而产生的她和他的冲突。有这件事横在两人中间,不管刘思倩自己这边如何努力,他们都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愉快的相处。
    
     “当然,怎么可能放得下。我一直在等着你们给我一个正式的交代。其实呢,我一直都在克制着自己,毕竟就算我把那个凶手按在大爷大妈的坟前,让他给他们磕头道歉,大爷和大妈也已经没办法再回来了。我希望看到的,是一场公正的审判,是让凶手为他的行为付出与之对等的代价,而不是继续逍遥法外。但很遗憾,我看不到你们在为让事情往这方面发展的努力,你们一直在敷衍,在尽力的将这件事的痕迹抹去。我不知道你们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真的要我亲手去把事情扳回到正轨上你们才开心么?还是说,你们一直在宣扬的法治社会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骗局,能够惩罚上位者的法律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我也就只好用自己的想法和方式去为我的亲人讨回公道……这是最后的通牒了,希望你可以明白。”
    
     楚扉月说完了这些之后,就闭上了嘴,等待着刘思倩的回答。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将撞死大妈的凶手放过的想法。之所以不自己动手,只是因为感觉就算动了手也没什么意义。杀人容易,随便一发地图炮那个人就没了,但是然后呢?没有然后了,这会变成了另一桩无头绪的意外死亡案,而且和那个凶手半年多前犯下的交通肇事罪毫无关联,这不是楚扉月想要的。
    
     犯了错就要承担错误,楚扉月也不是非要那个凶手给两位老人偿命,他只是希望看到一场不受庭外因素干扰的公正的审判,就这么简单。
    
     但很遗憾,楚扉月渴望的公正在天朝这个人情社会中没有市场。那些人勾结在一起,相互袒护相互包庇,就算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也可以依靠着各种“关系”逃离法网。这一点,让楚扉月很不满意。
    
     楚扉月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上一章的开头也说过了,他虽然可以交流,但其本质上却依然是个一言不合就会拉所有人一起下地狱的疯子。如果相关的利益集团依然在这个问题上对他的想法视而不见,那就真别怪楚扉月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了……
    
     楚扉月口中的最后通牒,说的就是这个最后的日子。他已经把话说得足够明白,剩下的,就是看对方是不是依然天真的以为他其实是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了。
    
     刘思倩没道理不明白楚扉月想要表达的意思,所以在楚扉月把话撂到了那里之后,长久的沉默了起来,甚至连她本来想要询问楚扉月的问题,都被她暂时性的搁置起来。
    
     双方的沉默让房间变得十分沉闷,这种气氛让人十分的不愉快。
    
     “如果,我说……撞毕云婷的,和你说的那个,其实是一个人呢?”沉默了许久之后,刘思倩终于开口向楚扉月问道。
    
     但很遗憾,她说的话,同样十分的糟糕。




亲!投推荐票呗,推荐越多更新越快,据说给万龙神尊小说推荐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