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龙神尊小说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梦幻法师 > 第一二五章 迷雾漩涡篇·从哪跑来的RPG
     和这个怪物打了几个来回之后,楚扉月将这只怪物的三板斧统统试探了出来。简单来说呢,这个怪物其实就是一个拥有瞬移能力的超级大喇叭,除了喜欢瞬移到别人背后使用那一双巨掌撕扯之外,它所有的攻击都是通过那一张大嘴巴释放的。线性的、扇形的还有最猛的圆形的,这位面目可憎的大喇叭先生的声波攻击也就是这三招来来回回而已。
    
     比起这个家伙的攻击方式,楚扉月其实对它的存在形式更加感兴趣。那一团黑色气息到底是什么?它们为什么会聚集在一起,形成这样一直好像史莱姆一样,却又拥有双手和头部的怪物呢……不知道,完全没有头绪,真实幻想给出的信息实在太过杂乱,也没有办法解析,所以对楚扉月来说,面前的这个怪物的一切都是一个谜,等待着楚扉月去解开。
    
     不过这个怪物身上的情报却已经被楚扉月摸清楚了,剩下的信息大概可以从它的信息和这艘船的船舱中找到,所以楚扉月准备拍死这个怪物了。
    
     是真正意义上的拍死,而不是一个形容词。因为这个怪物是黑色气息纠结之下的产物嘛,它实际上是没有实体的,虽说这样的身体可以让它免疫物理攻击的伤害,但却也让它可以被任意的搓扁揉圆,只要攻击的范围足够大,甚至可以直接将这个怪物打散。
    
     至于打散之后它究竟死不死……不死也没关系嘛,大不了多杀几次,反正这个玩意很鶸的,肉一点,楚扉月也能玩得更久一点,有什么不好的呢。
    
     然而楚扉月似乎还是高估了这个怪物的抗击打能力,楚扉月只是用空间屏障做成一面板子,从上往下一压,这个怪物就直接被压扁了。
    
     被压扁之后,楚扉月本以为这个怪物还会消散然后再从别的地方出现,就像它刚才瞬移到自己背后偷袭那样。但事实是,这个怪物直接被楚扉月压散了,那些黑色气息从空间屏障和甲板的缝隙当中飘散出去之后,也没有重新凝聚,而是直接消散在了半空中。看起来,应该是真的死掉了。
    
     楚扉月站在原地又等了几十秒的时间,也没有等来后来的攻击,他认为那个怪物是真的死掉了,这才靠近那个怪物留下的遗物,打算搜索一下。
    
     系统娘的好处就在于她会告诉你一场战斗到底结没结束,只要系统提示响起,那么这个敌人肯定就是死掉了。现在楚扉月不在系统娘的信号覆盖范围之内,有很多事都变得麻烦了起来。
    
     组成那只怪物的身体的黑色气息已经消散了,但有一些东西却被残留了下来,比如说那个狗链一样的项环,还有一滩看起来超恶心的脓液,以及……一本被浸泡在脓液当中的花名册。
    
     为什么杀死这个怪物之后会掉落名单?有病吧,这是什么古怪的rpg游戏么,我只是随便挑了一艘船啊,至于把线索留的这么明显么?
    
     因为无法确定那种脓液是不是有毒,楚扉月召集来水元素,构成一个纯净的水球,将那本花名册包裹起来,好好的清理了一下,然后才用自己的手指去接触这本花名册。因为不知道被那种恶心的脓液浸泡了多久,又在水球当中翻滚了几百个来回,这本花名册已经完全湿透,书页和书页已经完全沾粘在了一起,楚扉月费了很大力气才将封面和前几页相互分开。好在这一本花名册本身的质量还不错,使用的墨水也意外的坚挺,被浸泡了那么久竟然没有出现破损,写在书页上面的文字也没有出现花墨,只是所有字母都显得粗了很多,变得有些模糊,对阅读会有些不利影响,但绝大部分还是可以看清楚的。
    
     但是它……还真是一本花名册。上面记录了的全都是原住民的名字,这些情报是毫无意义的。但楚扉月还是耐着性子一页一页的翻了过去,终于在其中的某一页找到了有趣的内容。那一页的主要内容依旧是一连串的名字,但在那一页的开头,却出现了一串大概是日期的数字。
    
     。在新的一年里努力发财吧,贝伦·博内哥特。
    
     圣霄帝国在三千年前进行过一次历法的变更,以旧精灵王庭的覆灭为旧历的终点新历的起点。按照新历,今年也不过是新历三千余年,所以这个5129年显然并不是新历,而是旧历。旧历5129年,也就是说,这本日记本,是大概五千年以前的文物。
    
     结合这本花名册上密密麻麻的名字,楚扉月不妨猜测这艘船其实是一艘五千多年前的运输船,而这个贝伦·博内哥特则是这艘船的船长。然后这艘船在航行的时候遇到了大漩涡,被吸了进来,进而成为了这边世界当中的一艘幽灵船,一直在这边的世界中游荡了几千年。
    
     被海水泡了几千年还没有变成渣,魔法世界古代的海船质量有这么好么?
    
     这份花名册只是为楚扉月提供了一个时间上的依据,让楚扉月知道了这艘船是五千年前的文物,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有效的情报,这让楚扉月十分的惆怅。将一整本花名册翻完,楚扉月随手将这本根本没有什么价值的花名册随手丢进甲板的破洞当中,然后蹲下身子来研究那个过于宽大的项圈。
    
     看上去像是狗链,但是狗链哪有这么粗的,这个玩意给腰围八尺的大胖子当腰带都绰绰有余了吧?
    
     楚扉月在这个项圈上面同样发现了一点东西,项圈的内侧有一行用划痕刻下的小字,楚扉月很费力的才读出了这一行字的意思——布鲁,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的主人贝伦。
    
     还真是栓宠物的链子啊……难不成这是一根被水泡大了的狗链?不不不,这也太扯淡了一些,这得膨胀了多少倍啊。
    
     在楚扉月摆弄这个项圈的时候,项圈上挂着的铃铛发出了撞击的声响。但是这种声音并不清脆,而是一种很沉闷的如同哀鸣一般的声音。这种声音楚扉月之前也听到了,只不过那个时候这些铃铛是一起响的,那些声音重叠在一起,反而每种声音都无法被听清。而这一次,因为楚扉月只触碰了其中一个铃铛,他终于听清了这个铃铛所记录的声音。
    
     嗯,并不是铃铛本身的声音,而是一份声音的记录。这些铃铛竟然都有着类似于复读机的功能,将一些声音记录了下来。
    
     虽然存在着相当严重的失真,但楚扉月还是听到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当然,大部分都是一个男人的自言自语和哀嚎而已,楚扉月将这些只言片语拼凑了起来,得到了一些有趣的线索。
    
     “布鲁,你觉得我们能赚大钱么?”
    
     “我什么时候才能发财啊。”
    
     “我感觉自己也得找个女人成家了,布鲁,我也攒了不少钱了,该讨个老婆了。邻居家的莫妮卡,应该会是个不错的姑娘,也不知道她结婚了没有……”
    
     “嘿伙计,我要结婚了。莫妮卡答应嫁给我了。再做一单生意,咱们就回老家吧,到时候给你也讨个老婆,别跟我一样,都一把年纪了还是个光棍。”
    
     “结了婚也不安生,买房,养老婆,还是得赚钱。布鲁,跑起来,咱们赚钱去!”
    
     “不,布鲁,不要离开我,不要闭眼,睁开,快点睁开。”
    
     “你知道么,我之所以给你取名叫布鲁,是因为我曾经养过一只叫布鲁的狗。但它死了,死在了我前面。所以我养了你,你的寿命比我还久,我死了你都不会死,这样我就不会再那么伤心了。我真聪明……”
    
     “该死的,我们遇到麻烦了,布鲁,提上灯笼跟我走!”
    
     “我就不应该把船开进大雾!布鲁,我们可能要死了,那些该死的幽灵……“
    
     “布鲁……我们大概逃不走了。船舵已经坏掉了,我们会被圈进大漩涡里,变成那些幽灵当中的一部分的。”
    
     “莫妮卡,我爱你。我还没见过面的孩子,原谅爸爸回不去了。布鲁,我的兄弟,很抱歉,你要跟我一起死了。”
    
     “等等,那是什么,你是什么东西,不要过来,不,不,不!!!”
    
     这些铃铛很有意思,它们记录了这位贝伦船长的一些人生经历,前期的那一段可以统一归结为成长的烦恼,并没有什么价值。但后面那几句就比较有意思了,他的船撞进了大雾,被大漩涡吸引,还撞见了出现在主位面当中的幽灵舰队。至于最后的那一声悲鸣又意味着什么,这个楚扉月就不清楚了。
    
     不过没关系,这些铃铛中保存的声音表明它的主人是当年那段历史的见证者,既然如此,楚扉月正好有一个技能可以让自己看到当年发生的事情。想知道一些事,有什么方法比去亲眼看一看更好呢?
    
     你说是吧,历史旁观。




亲!投推荐票呗,推荐越多更新越快,据说给万龙神尊小说推荐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