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龙神尊小说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梦幻法师 > 第一四九章 迷雾漩涡篇·其实就是搞事情嘛
     原住民和玩家的灵魂是不一样的,这一点主要体现在玩家的灵魂是灵魂投影,而原住民的灵魂就是货真价实的灵魂上面。换句话说,玩家的灵魂本身就是具有实体的,虽然也具有正常灵魂的部分性质,但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所以当那些玩家的灵魂失去支撑倒在地上,而那些真正的灵魂却飘在半空中的时候,楚扉月就知道,他找到了区别这些灵魂当中谁是玩家谁是原住民的方法。
    
     按理说,霓虹区玩家每一艘船上都会携带有很多名原住民海员的,这也是楚扉月担忧的源头,如果算上这些原住民海员,现场应该出现的灵魂雕塑的数量应该远不止三千多,而是五千甚至更多。那么这些缺失的灵魂雕塑去了什么地方呢?楚扉月不愿意去想象。
    
     然而现实的情况是,现场的这些灵魂雕塑当中,玩家的灵魂占据了绝对的多数,总共三千多的灵魂雕塑当中,可以飘在半空中茫然四顾的原住民的灵魂甚至不足五十个,还不到总数的百分之二。当所有的灵魂雕塑都软化掉之后,楚扉月覆盖全场的精神力立马将在场玩家的数量统计了出来,总共为三千一百四十六个,这个数字和楚扉月从钱老板那里拿来的无法下线的玩家的总数正好相吻合。得到了这个结果后,楚扉月忍不住喜形于色。
    
     这件事,办妥了!
    
     楚扉月的主要目标终究还是那些玩家的灵魂,只要这些玩家的灵魂ok,那一切就ok。至于那些原住民的灵魂,能帮就帮,帮不了就看他们去死,反正和楚扉月没有关系。在确定了所有玩家的灵魂都完好无损之后,楚扉月的行动方略自然而然的朝着下一步迈进,他开始思考该怎么把这些玩家带出去。
    
     等下,为毛我要把他们带出去?只要把他们送回到系统的信号覆盖范围,这些玩家就可以自己下线了吧?
    
     难得的,楚扉月的脑回路没有拐弯,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重点。意识到事件的处理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之后,剩下的事情也就好办了。楚扉月之前之所以花费那么大力气潜入蜃楼雾鲸的专属世界,是为了尽可能减小潜入时的动静,不让这个世界的主人察觉到。事实证明楚扉月当时根本就是多此一举,因为蜃楼雾鲸那个时候正在睡觉……不过现在,楚扉月已经把蜃楼雾鲸吵醒甚至激怒了,隐蔽性什么的也就不再重要。反正关系都已经闹僵了,那也就不在乎是不是会更差了吧?
    
     所以这一次,楚扉月直接在蜃楼雾鲸的专属世界当中撕开了一条空间裂缝,空间裂缝的对面就是主位面。说实在的,在撕开这条空间裂缝之前,楚扉月也不知道这条空间裂缝会通向哪里,但看到对面是一片风急浪高的海面,他就知道那里是公海了。
    
     既然是公海那就没有问题了,公海也在系统的覆盖范围之内,而且在公海当中淹死的玩家也会直接回归他们以前绑定的灵魂转生之地,可以说直接免费回城了,省去了楚扉月很大的功夫。所以在确定了空间裂缝的对面不是什么奇怪的地方之后,楚扉月就是用法师之手将所有的玩家拎了起来,按着顺序就像下饺子一样,顺着空间裂缝丢了出去。空间裂缝的对面,几米高的浪头就像一把大爬犁,一次一次的将楚扉月投送进来的玩家的灵魂吞噬,直接海水一卷就没影了。
    
     就算玩家都是灵魂投影,他们也是有着氧气含量这个限制的。当缺氧的时间太长,他们也会被系统判定为死亡,然后享受免费回城服务。楚扉月要的就是这个,只要他们重新返回城镇,剩下的事情就不需要楚扉月操心了。
    
     就算楚扉月的工作效率很高,将这些玩家全部下饺子一样顺着空间裂缝丢进海水里面也花费了他将近十分钟的时间。没办法,就算他的法师之手相互之间十分协调,空间裂缝就那么大,一次通过五个人就已经是楚扉月在硬塞了。在别人的专属世界当中打开空间裂缝,楚扉月本来就没有经过蜃楼雾鲸这个主人家同意,能够打开这么大的裂缝,谁也不能说他没有卖力。
    
     很奇怪的是,在楚扉月搬运这些玩家的灵魂的时候,蜃楼雾鲸一直都没有反应。楚扉月其实一直提心吊胆着,生怕蜃楼雾鲸的反击在这个时候到来。如果蜃楼雾鲸挑这个时候发起进攻,楚扉月为了保护这些灵魂,就只能将他们塞进无尽世界了。但灵魂在无尽世界里面是可以感受到时间的流逝的,楚扉月还是不希望自己最大的秘密被这些玩家,这些外人所知晓。
    
     好在,蜃楼雾鲸就好像是下线了一样,除了吼了楚扉月一句之后,就一直没有动静了。这让楚扉月不禁有些怀疑,蜃楼雾鲸是不是又睡过去了。
    
     这很有可能好吧,大学宿舍里面那些正在熟睡却被室友打扰的人,在发出一声怒吼之后,往往会归于沉寂,要不了多久就再一次陷入梦乡,甚至有人一觉醒来就连自己曾经发过狠都记不得。
    
     将所有的灵魂,包括玩家的和那些失去了**的原住民的,一口气都顺着空间裂缝撇出去了之后,楚扉月拍了拍手,将那个空间裂缝关闭,然后转过头来,很开心的抱起了沁月,原地转了三圈。
    
     “诶诶诶?”沁月被楚扉月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懵了一下,忍不住发出了困惑的呼声,张开双臂抱住了楚扉月的脖子。
    
     虽然沁月的洗面奶柔软而又不失弹性,中间就隔着一层细线毛衣,触觉几乎没有阻碍的传递过来,但毕竟是阻碍了视线,所以楚扉月抱着沁月转了两圈后,就又将她放了下来。
    
     “哥哥怎么了,高兴成这样?”沁月歪了歪头,伸手摸了摸楚扉月的额头,确认他没有发烧。
    
     楚扉月抬起手来,抓住沁月伸过来的小手,一边把玩着她修长纤细的手指,一边开心地说道:“因为心口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啊,这些玩家被找回来之后,我这一趟来游戏最主要的任务就完成了。剩下的事情,都没那么紧迫了。”
    
     可不是嘛,楚扉月这一次进入游戏就是接受了钱老板的委托,前来寻找这些无法下线也没有办法联系到人的玩家的踪迹。至于去海之眼找水之圣灵,那是楚扉月迟早要去但又并不着急去的。现在的现实世界当中,楚扉月有不少事需要去做,那些时间余量很大(比如说为人类逃亡计划做技术储备,那些星际航行所需要的种种技术。)的工作暂时还不着急,但是毕云婷的车祸事故案件可是快要开庭审理了。
    
     毕云婷被从上京来的纨绔子弟戚国豪撞断了双腿,不是骨折,而是直接撞断。虽然楚扉月后来给毕云婷制作了魔法义肢,和真货几乎没区别,甚至还拥有了更加强大的性能,但是如果没有楚扉月呢?要是毕云婷不认识楚扉月,要是楚扉月拿不出那种地球上没有的黑科技,那么毕云婷是不是这辈子就毁了?她才不到20岁,以后的人生就必须依靠轮椅和双拐来度过,这种悲剧,根本就不应该发生。那些满脑子踩油门的白痴根本就不知道飙车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危险,就算真的出了事,他们也不会反思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而是托门路找关系,或者干脆找黑社会欺压受害者,千方百计的将这件事压下来,从而逃避法律的制裁和自己所应当为此事承担的责任。
    
     按理说,楚扉月对别人游走在法律之外这种事是没多大兴趣去干预的。毕竟特权阶级是永恒存在的,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法律从来约束不到制定和解释法律的人。只要碍不到楚扉月的,楚扉月是懒得去纠正这种从古至今一直存在的错误的。但是,但是!飙车是不一样的,之前的经历让楚扉月对飙车这种行为深恶痛绝,虽然这一年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楚扉月以为自己已经看淡了很多事,但当毕云婷的悲剧再一次发生在楚扉月的面前时,楚扉月才清楚的发觉,有些事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放下的。
    
     楚扉月不是卫道士,但有些人,楚扉月看他们很不爽,他们必须得到他们应该得到的惩处。
    
     但是,没有证据……他们很好的利用了手中的资源,将一切不利于他们的痕迹通通抹去。就算真的走法律程序,也找不到能够将他们定罪的证据。这也是他们可以有恃无恐的根源,就连搜集证据的渠道都掌握在他们的手里,他们还有什么可害怕的?
    
     楚扉月最近在做的就是这件事,你不是洋洋得意着自以为证据已经全都被销毁了么?那楚扉月就拿出证据来,一份无法反驳的铁证,楚扉月倒要看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们还能不能颠倒黑白歪曲事实混淆视听。
    
     虽然这件事听起来很傻,但为了心中的坚持,楚扉月真的在做这件事。而且,他已经快成功了。




亲!投推荐票呗,推荐越多更新越快,据说给万龙神尊小说推荐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