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龙神尊小说 > 网游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九百六十九章 十翼
     玛多卡和赫米拉都是美少女。当然,在姑且也算是阅便繁花的陆希看来,这两个姑娘在气质上还是显得青涩了一些,终究还是差了一点点味道。如果她们不是穿着古板的校服,能学会化妆,能戴上一些首饰,偶尔再学学演戏,在合适的时机合适的场合装装嗲扮扮风情什么的,所谓的女人味也就多少能酝酿出来了。
    
     可实际上,******的玛多卡和赫米拉小姐,本来便是她们变装和表演过的结果了。她们现在依然穿着自己的学生制服,可是那腼腆青涩却又舒心可爱的笑容却已经完全从面容上褪去,只留下冰冷的寒意和激烈的杀意。她们微微地躬下了身子,就仿佛是潜伏在草丛中,随时准备暴起攻击的猎豹似的。
    
     “嗯,真好,现在这样的本体我才比较喜欢呢。”陆希望着依然穿着校服的两个女孩子,耸了耸肩:“那么,谁先来呢?咱们还是快点解决这里的事比较好,毕竟船上还有那么多无辜的群众呢,三观正如吾辈,可不能随便耽误人家的时间。”
    
     玛多卡和赫米拉,或者说两位刺客小姐并没有回答,却依旧是如临大敌地盯着陆希。虽然对方摆出了一个破绽百出的姿势,但或许是由于陆希的形象在她们心目中实在是太神鬼莫测了,直接戳破自己的身份更让这个形象愈加的明显,对方顿时便完成了“都是破绽,便等于没有破绽”这样的脑补,一时之间竟然不敢马上发动攻击。
    
     当然。要面对这样强大的对手,刺客小姐们自然不可能再使用可以折叠的短棍了。她们一个人双手套着钢爪。另一个则手持两柄半米多长的单刃军刀。
    
     “话说,这些兵器你们难道是从裤裆里摸出来的?”陆希扬了扬眉毛。这才注意到了身边已经被完全撕开了的坐垫和椅背,点了点头:“嗯,原来如此。”
    
     她们俩应该是趁着刚才“起雾”的时候才将兵器取出来的吧,这些杀人的家伙事估计是很早之前便已经藏在船舱内了,这说明希望号上一定有他们的同伙。
    
     “不过,这也并不奇怪啊,毕竟达勒斯特家也在涅奥思菲亚混了百年,买通一两个公交车司机也是很容易的。”陆希笑道。
    
     当他提到“达勒斯特”的时候,刺客们终于有反应了。两个刺客小姐还没有动作。剩下的那个刺客“老太太”却不知道何时从陆希的身后一跃而起,手中的匕首直接插向了他的后脑勺,宛若毒蛇展开了自己獠牙。
    
     “啊!”“老太太”却忽然又发出了痛苦而凄厉的惨叫,还夹杂着不可置信的惊惶和恐惧。她的胸口上忽然出现了致命的贯通疮口,手中的匕首自然再也插不下去了。
    
     在看陆希,仅仅是顺手把黎明骑士之剑插在了地上,正好深深地刺入地面上刺客的阴影之中。
    
     “影替身这种小把戏而已啊!被识破了有什么好不可置信的?你是不是因为用这招阴了不少所谓的高手,便觉得这一招万用不爽?”陆希叹了口气:“所以我说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还不信,就算是死了不也是活该吗?”
    
     陆希抬起了脚。一记凶猛的扫堂腿扫中了那胸口已经受了致命伤的“老太太”的身上,直接便将其砸得撞穿了另外一侧的船舱壁,径直落入了海中。
    
     (系统:宿主击杀精英刺客一名,获得经验值589。)
    
     “果然藏头露尾的杂鱼还是早点退场的好。可不能打扰我和美少女们的亲密私下接触啊!”陆希又拔出了自己的剑,左手轻轻弹了弹剑刃,极度的寒霜开始在长剑上游动。慢慢地凝滞成了混沌的雾气,仿佛将周围三寸的空气都冻结了似的。
    
     “那么。十翼中的两位,我可爱的小鸟们。你们要是不来,我可就自己过去了。”
    
     陆希刚刚说完了这一句话,两个依然穿着制服的刺客小姐已经开始行动了了。玛多卡小姐的身体随着一阵突如其来的青烟,忽然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而赫米拉小姐却猛然暴起,整个人就仿佛一发忽然出膛线的炮弹一般轰击向了陆希,双刀同时出鞘,带起了宛若雷鸣般的轰隆声,带起了一道雪亮的青蓝色。
    
     黑发的刺客小姐挥舞得仿佛不是两把长刀,而是两道雷光。
    
     “如此一往无前势若奔雷,您其实是个面冷心热的类型呢。本来应该是在战场上一骑当千勇冠三军的存在,给一个黑(喵)团体当刺客什么的,不会太可惜了吗?”伴随着陆希的嘴炮,黎明骑士之剑的寒霜被雷光的高温蒸发,腾起了大片的水雾。整个船舱就被着透着滚滚热浪的水雾所遮蔽,让人再也看不清里面的景致,只有一连串的火星在其中闪烁飞扬,仿佛夜空之中的流星雨落似的。那是黎明骑士之剑,在与赫米拉小姐的双刀在碰撞争锋。
    
     而另外一方面,用致命的刀刃和坚固的钢铁制成的举爪已经乘着这个机会从高空落下,分别攻向了陆希的脖颈两侧,一旦击实,便完全可以将陆希的头颅直接捏爆。这是玛多卡小姐的进攻。她在第一时间便已经跃到了天花板上,然后在同伴赫米拉发动攻击吸引住敌人注意力的时候,才会发动致命的攻击。和自己那挥舞双刀一往无前的搭档兼好友不同,玛多卡其实更像是一个真正的刺客,如同野生动物一般,躲避,隐藏,寻找战机,接着才一击致命。
    
     她们俩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训练,一起执行任务,配合起来的战斗能力早已经达到真正千锤百炼的程度,再加上超高的演技和变装能力。不少实力远远超过她们的对手,也都成为了悲惨的猎物。而她们也坚信,陆希会是下一个。
    
     ……可是。让她们赖以生存和执行任务的最强技能,甚至比本身的战斗能力还要重要的最强技能——演技。却已经被对方拆穿了。玛多卡小姐甚至在怀疑,自己从上船。坐到对方身边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被拆除了,之前的一切,无论是聊天,请吃饭,一切玩牌等等,都只不过是配合着自己在演戏而已。
    
     只要想到这里,她就觉得自己仿佛是受了奇耻大辱,恨得几乎压碎了银牙。然而更多的。同时也是她不愿意承认的,却是一种几乎深入了骨髓的恐惧感。
    
     这种心情实际上已经直接影响到了她这一击的效率。玛多卡是一个爆发性的刺客,面对强敌的威压时往往可以超常发挥,偷袭时致命一击的威力和速度都会远远超过平时训练和一般战斗的平均值。可这一次,她这猛烈爆发地一击,不但没有超常发挥,甚至还在平均水准之下。
    
     当然,就算是这样,若是对付一般的“猎物”。这直冲着头颅几乎避无可避的一招,基本上也是可以做到一击必杀的。
    
     然而,就在她的爪刃快要击中的刹那间,对方忽然扬起了头。直视着刺客小姐的双眼,傲然一笑,忽然张开了口。忽然便是一声大喝:“洛!”
    
     玛多卡小姐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突如其来的风暴吹到了脸上,虽然不至于如同普通的杂兵一样直接被吹得倒飞回去。但突如其来的危机感,却让她不由自主地收回了刃爪。横在胸前护住了心口要害。下一刻种,她觉得自己仿佛是被一团气流凝成的无形战锤砸在了手臂上,钻心的疼痛让她惊惧交加。
    
     “这是什么能力?”对方能够通过一个言灵便释放出这样的超自然力量,这已经完全脱了了玛多卡小姐的常识了。可在这剑拔弩张的一刻,决不能分心,更不能退缩,否则便是灰飞烟灭的效果。
    
     她深知这一点,几乎在十分之一秒后便已经恢复了冷静。身体下垂,就仿佛忽然化作了一团柳絮似的,迎着气流而上。她的身形鬼魅邪异,仅仅几个荡漾,便直接飘到了陆希身前,被气锤砸得骨子的手臂收在胸口,完好的另外一只手则向前伸展着,五指上的利刃依旧指向了陆希的胸口,依然快得如疾风闪电。
    
     可是,她快,陆希的动作却比她还快。在玛多卡的利刃离自己的胸口还有一寸之遥的时候,陆希的另外一只空着的手已经直接抽出了常绿之星,一个伸手,削铁如泥的神兵短匕便已经横在了对手的必经之路上了。刺客小姐就仿佛是自己把自己的手臂送过去似的,就这样撞在了精灵的刀锋上。
    
     属于上古凡尘精灵帝国的神兵短剑,轻而易举地削断了玛多卡的爪刃、五指、手掌乃至手腕。她甚至都来不及感受到痛苦,陆希便又一个少腿踢到了她的胸前。接着她倒飞的力量,陆希回身而进,黎明骑士之剑忽然加重了力量,直接斩到了另外一边的赫米拉小姐的双刀上。
    
     突如其来的快速斩击让赫米拉短时间,在一个点上承受了集束般的冲击。她咬紧了银牙,好不容易才没能让一个血咳出来,但本人依旧是踉踉跄跄地后退着,后背直接狠狠地撞到了墙壁上,这才勉强停了下来。
    
     她终究没有忍住,“哇”地吐了一大口血,她知道自己的肋骨断了好几根,内脏更是完完全全地天翻地覆。当然,相比起直接丢了一只胳膊,倒在一旁生死不知的玛多卡小姐,她受的伤还真的算是轻的了。
    
     一击之下,两个黄金级刺客就当场一伤一残,而陆希所付出的代价,几乎为零。
    
     “没有见过这样的手段吗?”陆希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苍穹言灵,可以说是战吼与龙吼的祖宗。仅仅凭着言灵便可以调动类似于魔法的超自然效果,论效率或许还在龙吼之上,只不过种类有限而已。据说是只有真正拥有神血的存在才可以使用,在诸神之战之后,便已经基本上从这个世界上失传了。”
    
     “……神,神血!你,你到底是……”赫米拉瘫软在地上,几乎已经完全失去了走路的能力。只能呆呆地睨视着正在向生死不明的玛多卡接近的陆希。如果放在平时,她就算是拼了命不要也绝对不能允许其他人伤害自己的好姬友。但这个时候,她即便是想动也都不可能了。在身心都受到极大璀璨的刺客小姐的眼中。从头到尾都永远挂着明朗笑容的陆希,现在就仿佛魔神一般。或者说,正是他能够一边爽朗地微笑着,一边杀人,这才让她体会到更深沉的恐惧。
    
     “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嘛,搞得我仿佛成了大反派变态杀人狂似的。你不是精英刺客吗?两位都是黄金3阶,应该都是那个什么劳什子十翼的成员吧?这样一副看要被推倒的小绵羊软妹的样子是什么鬼?继续秀演技?刚才脸被打得还不够狠吗?”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却在离玛多卡还有两米远的地方停住了:“我说,都已经快打完了。那位躲在门后面装逼的,再不出来,你的同僚可就真的死得不能再死了哦。”
    
     他的话音刚落,舱门便打开了。一个气质阴郁的精瘦中年男人,穿着一身相当装逼的黑风衣,走进了一片狼藉的船舱。他左手带着手套提着一柄尚且没有出鞘的长刀,右手则按在胸前,向陆希施了一个很标准也很有气派的绅礼。
    
     陆希这才注意到,他没戴手套的右手手背上有一个看上去很显眼的翼形纹身。
    
     “这就是十翼的标志?”陆希依旧笑得阳光明媚。但却完全没有掩饰言语中的讽刺:“嗯,没创意,真是没创意。”
    
     “然而这却是我们荣誉的象征,代表涅奥思菲亚黑(喵)道霸主达勒斯特家最锋利之剑的象征!陆希?贝伦卡斯特阁下。”中年人面不改色。依旧垂着头,礼数倒是给了十足。
    
     “然而,你们达勒斯特最锋利的剑。已经断了两柄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割掉我一根毫毛。”
    
     “您是奥法之王的高徒。讨伐魔神的超凡英雄,我们本来也并不指望一点点小把戏能伤害到您。不过。这两个废物,确实是给您添麻烦了。”中年人道:“鄙人是……”
    
     “又不是萌妹纸,我对您的名字、长相、来历以及人设都毫无兴趣。”陆希粗暴地打断了对方:“什么时候一群黑社会混混也开始学起贵族的装模作样了?无论装得多么从容优雅,都是绝对不可能改变你们从每个毛孔都能渗透出来的腐臭味的。”
    
     陆希的灵觉能感受到对方身上闪过的明显怒意,但这位连通名报姓的资格都被剥夺了的十翼成员,却依旧面不改色,反而还抬着头露出了仪式感十足的笑容:“贱名本来就不敢入高贵如阁下之耳。可是,主人交付下来的命令,小人却绝对不敢不做,希望您能体谅一下小人的无奈之处。”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忽然沉了下来:“……那么,陆希?贝伦卡斯特阁下,我家主人有请,请您暂时放下武器,前去做个客如何?”
    
     “你家主人又不是美少年,却是个半只脚都入土了的糟老头,本少爷才没有兴趣去见呢。”
    
     “这倒是正好了!”那中年人扬了扬眉毛:“我家主人还真的是个美少女,而且拜您所赐,废了她的未婚夫。她现在有恢复自由身了,说不定您们正好能有相当多的共同语言呢。”
    
     “哈!口说无凭啊!叫你们主人现在出现在我面前,先跳上一段啪叽啪叽本大王最啪叽舞让本人验验货,我若是满意,倒是会考虑和她回去喝喝茶发展一下感情之类的。”
    
     “那可真是遗憾了!”中年人慢慢地抽出了自己的长刀。同一时刻,陆希身后的另外一个船舱门也打开了,走进来了两个同样也穿着黑风衣,提着长刀,不过却戴着面具的男子。而在这个时候,本来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的玛多卡和赫米拉,也艰难地自起了半身,从兜里摸出来了药剂,一口咽了下去。
    
     这可并不是普通的治疗或加buff的魔药。在药剂入口的那一瞬间,陆希便已经能感觉到了她们气息的变化。
    
     “这又是何苦呢?若是刚才就这么死了,至少死的也会像一个美少女嘛。”陆希微微地叹了口气。(未完待续。)




亲!投推荐票呗,推荐越多更新越快,据说给万龙神尊小说推荐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